笔趣看 > 灵界快递 > 第六十三章 归去

第六十三章 归去

  “还有!”张云海正色道,“这几把剑太过扎眼,一定要保密!”

  众人微微一愣,他接着解释道,“之所以分给大家,是因为这几把剑的威力太大,连成剑阵的威力甚至可以困住灵真巅峰境界的强者。如果落到有心人的手里,难保不会用来做坏事!”

  “还有,这几把剑封印了东昌鬼的事也一定要保密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那天在岸上,那些执事们不是都看见了么!”半夏问道。

  “他们之前都没有进入大殿,并不知道这几把剑是封印那魔头的。那时候满地都是执事们的兵刃,有不少刀剑,我俩随手拿几把利刃给他们解开捆绑,也在情理之中,不会多想的。”

  “当时在大殿里的人,莫无恨和何无眠是昏迷被带走的,他们走的时候,我俩都还没醒,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我们拿了宝剑。”

  “所以,同事知道这宝剑用途,而且知道在我们手里的,只有我们五个!”张云海郑重的说道。“莫无恨跟何无眠是知道威力的,我怕他们知道宝贝在咱们手中,会暗中抢夺,甚至伤害大家。”

  众人听完都是点点头,郑重承诺不会泄露出去。其实,张云海知道自己过于谨慎了,如果单单是四把剑,不会引起那些邪修们抢夺的。太白剑阵的精华在那节树干,而且不知道布阵的方法,也是白搭。而且这个阵法的威力也只是与谢王孙的遁甲大阵高上一线,并不会成为他们的目标。

  几人又闲聊一阵,便各自回房间休息。

  说起来,张三将军已经二天一夜没有睡过觉了。紧张的神经松懈下来,便蒙头大睡了起来,一直到入夜才醒了过来。

  有人喊他去小宴会厅用餐,才爬起来。一路上碰到的执事们都是投来感激的目光,这张让云海非常受用。看来,虽然自己不想出名,但也怕是在某些人的眼里挂上号了,真不知道是好是坏。

  依旧是那个宴会厅,却撤去了一张桌子,人也显得有些稀疏。

  谢王孙是整个事件的临时统帅,坐在主桌的位置上,此时面色憔悴两眼无神。不知道是被大阵反噬所致,还是因为老朋友的去世而伤感。

  在谢王孙旁边的主宾位置,有一位看上去四十岁左右,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。张云海只是瞥了那个人一眼,便被他凌厉的目逼退了回来。

  在东昌鬼周虬的威势下,张云海尚且毫无惧怕,当然不会是真的怕了这位巡检司的外长,只是他喜欢对陌生领导藏拙的天性。

  整个宴会与张云海想的差不多,欧洋代表天东办向大家汇报了整个S事件的情况与伤亡。外长为事件定性,并对牺牲的执事表示了遗憾和感慨,最后宣布事件的临时小组解散,三天假期后,各回个办事处复职。然后宴会便草草的结束了。自始至终,谢王孙这位临时指挥没有说过一个字,看来这次事件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,欧洋便在门口,带着后勤团队挨个送执事们离开。张云海从房间里看到这个场景一脸唏嘘。

  天东地域广阔,城市众多,办事处下设三个所,常驻外勤执事总共达到了十四人之多,但是因为年关休假,外地执事回家过年,另外两个所需要留守相应片区,被招到临时小组的只有五人,除了欧洋,其它四人全部战死。

  现在只剩他一个送客人的外勤执事,那种孤单的感觉,就算感情木讷的亓辰也能够体会得到。所以,他们四人走到了最后,陪他送走了所有人。

  张云海莫名的想到了张文献,他临终前的话仿佛又回荡在他的耳边,“我是一方灵守,不能死在别人后面!”现在他死了,死的让张云海觉得有些不值得,但是,这不妨碍他尊敬这位老人。这个社会上,肯身先士卒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人太少了。

  纸短情长,诉不完当时年少,岁月悠悠,道不尽别时离愁!

  终于到了说分别的时候,亓辰最是洒脱,开着它的骚红色BenC-slZ轿跑一个人踏上了回陵京的道。走时不忘挨个拥抱的大家,并真挚的邀请几人去自己的陵京玩!

  下午,张云海把双胞胎姐妹送到火车站,两姐妹哭哭啼啼,一直到车子开动前的时候才跟张云海拥抱告别。临走前,半夏送给张云海一个淡红的流苏剑穗,是连夜赶制的。

  张云海回来的时候,欧洋把一部最新款的手机递到他的手中,电话卡跟号码还是老手机里的,着实让他高兴了好一阵。

  又在淄城呆了几天,回家报了个平安,与刘志小夫妻、周磊胡吃海塞了一天,等天东办其他几地的执事赶来,张云海才与欧洋道别。踏上了返回成京的高速公路。

  马上就是十五元宵,在华夏,元宵节古时候被称为上元节,灯火日盛、天官赐福,可是要比新年还重要的节日。张云海知道,凡是在这种大节日里,妖鬼邪怪们总是不甘寂寞,往往出来凑凑热闹。对零捷各外勤办都是挑战。

  而且,每到这种道家的传统节日,赵毅大叔一定有好多礼节,几个小辈也少不了被强拉着忙着忙那的祈福祷告。小张同志可不想入职第一年就放大家鸽子。

  正月十四,逆着出京的人潮,张云海驾着他的‘小白’就踏上了返程。虽然在成京还没住满半年,但他在那里找到了自己的奋斗方向,已将这个华夏最大的城市看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。

  北去的高速也是在今天才开通,车里放着轻松的音乐,张云海没有年前的急切,他对新一年有了自己的目标。既然自己总能在临危状态时短暂破境,那么一定要学几手更高级的招数。这一年,自己要把魏长陵的书架借空,再死皮赖脸的跟赵老道底学几招压箱底的本事,可不要再像这次这样狼狈了。

  这几天里,他也曾拿出那把断剑仔细研究,能让周虬供奉在内殿里的东西,怎么可能只是一把普通的废铁。

  但是,不管他水淹火烤,砂纸打磨,灌注灵力,怎么摆弄都完全看不出它又什么异样。难道就只是一把扑通的,断了的,生了锈的铁剑?没道理啊。

  在返程的高速上,小云湖不再隐藏自己,钻到一堆零食里胡吃海塞。这趟鬼窟之行,那个披头散发,李逵一般的人物,居然能看见隐藏起来的自己。他真是吓破了胆儿。

  没错,现在恶补人类知识的小狐狸,已经开始看水浒传这样的古典白话名著了。这让小张同学十分尴尬,他自己还没怎么通读过这些大部头呢。

  在小云湖身边,正放着太白剑阵的阵枢,那节焦黑的树干。小狐狸研究了两天,只看出来这是一截槐木,这可让张云海郁闷了,小家伙研究了半天,还没自己知道的多呢。

  “我说小湖,你是不是已经知道这宝贝的神奇,故意耍我呢。”

  “真不知道,我就从纹理和味道知道这是一截枣木。那漆黑的部分像是木炭,看起来平平无奇嘛。”

  “你难道看不出这是一截雷击木?”

  “我也猜测是雷击木的,但是从来都是听说雷击木是震慑邪魔的法器,可没听说当阵枢用的啊。”

  “我也觉得纳闷啊!虽然纯正的雷击木可遇不可求,但功效也只能震慑一下一般的的阴灵刹鬼的,对稍微能化形的家伙威慑力就有限了,何况是临近灵刹境的东昌鬼呢!”

  “不知道啊,不过看那能放闪电的能力,却是比雷击木要厉害不少呢。”

  “难道这一节是雷击木中的战斗机?哈哈哈!”

  “云海,你把那几把古剑送给他们是有点可惜呢。如果我们自己所用,没准还真能研究出名堂呢。”

  “可别这么说,我还是蛮珍视这段时间感情的,大家都是这一代的年轻人,彼此之间互相亲近,等未来都在灵界独当一面了,相互之间都有个照应不是。”

  “那倒也是,哎,你说那个灵界巡检司的处长,肯定知道你出谋划策的事了吧,而且也知道张文献死的时候你在旁边了。怎么就没单独找你谈话呢。”

  “说实话吧,我也觉得有些奇怪。欧洋去汇报的时候,我故意让他把事情往模糊了说,就是想可能那家伙会来追问我。结果,那个什么处长,愣是一个屁也没放就走了。”说着,张云海摸着下巴仔细推理起来。

  “这其实也印证了周虬说的话,灵界是知道东昌鬼会出来的。不盘问有几种可能,其一,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,甚至连伤亡人数都在可接受的范围。第二,他们以为我活着只是因为东昌鬼不会欺负小辈,问我也得不到有用的信息,还有可能被我猜忌。最后一种可能,我希望只是我个人猜测。”

  张云海表情变得有些冷峻,他想到了那天晚上,张文献打断自己对总部没有增援的抱怨,字斟句酌道,“张文献很有可能惹到了灵界决策层的什么人物,并利用他个人的使命感,借东昌鬼的刀杀人。”

  这个推断刚刚从脑海中产生,自己不禁打了个冷颤,自己跟他走的那么近,不会被波及吧。他打定主意,这次回办事处,一定仔细问问魏长陵,让这个老滑头帮自己分析一下。

  (/61_61185/430624552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kan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biquk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