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0章 全家逼婚

  “嫂子,你跑哪去了!”唐文文劈头盖脸地说。

  “是你。”秦小鱼失望地坐到床上,刚还满脸殷切的周行妈,也叹口气,带上门走了出去。

  “不欢迎我啊!”唐文文怒气冲冲地说:“你和阿雷怎么了?我见他回来了,谁也不理,回自已的房间去了。”

  “他到了?”听说阿雷到了上海,秦小鱼还是宽了一下心,这样总比不知下落要好得多,至少知道他平安。

  “你们怎么回事?吵架了?”唐文文还在追问。

  “我也说不清楚,前面很好的。他受伤那段时间,我住进他的房间,可是……我也说不好!”

  “嫂子,你得改改性格了。我不是说你现在这样不好。现在的你,对家人,朋友,都是最好的,可不是一个好恋人。你就是个好妻子的料,男人都想娶你这样的,放在家里也安心,替他把事都给安排好了。可这世上的男人哪有一个安份的?雄性动物的本物就是到处撒种子,他守着一个贤妻良母会烦的,他真正需要的是一个狐狸精……”

  秦小鱼听着唐文文喋喋不休,如题醐灌顶。

  “你也不是无趣的人,就是把自已包装得太紧了,放开一些。瞧你活那样,我都替你累!”唐文文见秦小鱼一直不说话,又心疼了,“好了嫂子,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难过,没事儿,他跑了,咱就追回来。你想要的男人,还能让他逃出你的魔爪,那你就不是秦小鱼了。”

  唐文文到底是好闺蜜,打了几巴掌,甜枣也给了,最后还把秦小鱼哄得破啼为笑。

  第二天一早,秦小鱼恨不能带上墨镜,这眼睛肿得实再没法见人,本来她是想直接溜走的,不想被周行妈和周司令给堵在门口,绑架到了四号楼。

  “不吃早饭就上班,空心肚儿,身体不要了?”两个老人一左一右,把秦小鱼按到中间,面前一杯牛奶一碗粥,她想逃都不行。

  “哎呀,小鱼是不是长针眼了,来点小咸菜败败火!”含含奶奶没眼力见儿,又过来捣乱,秦小鱼恶狠狠瞪她一眼,把她逼退了。

  孩子们已经陆续过来,进门无一例外不看秦小鱼一眼。秦小鱼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。

  “阿雷来电话了吗?”周行妈开口了。

  “没有。”秦小鱼低下头。

  “你给他打电话了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啪!周司令突然一掌拍在桌上,把所有人都吓一跳,秦小鱼也吃惊地抬起头。

  “我不吃了!”周司令在耍脾气,这是给秦小鱼看呢?

  “我也没胃口,你们吃吧。”周行妈也站起身,追了出去。孩子们纷纷起身向外走,要去上学了。

  含含爷爷已经拿着一根棍子站在门口,没两分钟,全副武装的周司令也出来了。

  两个老人押着几个少年向学校的方向走去,怎么感觉,像在放羊?

  没出十分钟,秦小鱼就从四号楼逃出来,所有人都问了一遍阿雷的消息,她的耳朵都起茧子了。

  “小鱼,你给他打个电话吧,不丢人。”周行妈鼓起勇气说。

  秦小鱼啼笑皆非,笑话,她不给阿雷打电话是怕丢人?明明是爱面子好吧。

  呃,好像也差不多。

  她并不知道阿雷在上海的房间有没有电话,以他的脾气是应该有的,可是她不知道号码。要找他就要打到方夫人家,这真是压力山大。

  在服装厂这一天实再是煎熬,她寸步不离办公室,只怕阿雷打电话过来会错过。可是阿雷好像铁了心不理她,几次她满心欢喜接起电话,都是谈业务的。

  “小鱼你不舒服就先回家吧,是不是要感冒?”谢厂长都看出她不对劲了,她借机跑回家去。

  阿雷打她卧室电话的可能性更大,还是守在家里保险。

  她的车刚到家门口,就见王磊在跟一个陌生人争执。

  那人衣裳破旧,身上沾满了油污,都看不出颜色了,头发和胡子都不短,像个野人。

  “他说他是王健的爸爸,要跟你们谈一下。”王磊见秦小鱼下车,忙跑过来。

  “让他进去吧。”秦小鱼偏了一下头。

  齐四和周司令正坐在四号楼喝闷酒,两个人的心情都不怎么样。

  “王师傅,坐吧。”秦小鱼虽然对王健的家人深恶痛绝,可来人是他的生身父亲,还是要给点面子的。

  “我身上太脏,不坐了。这个,是给你们的,谢谢你们照顾小健。”王健爸爸从口袋里掏出一小沓钱,有十元的,有五元的还有毛票,压的很整齐,瞧着有一百元。

  “哦。”秦小鱼有点不知所措,这剧本是不是拿错了?他家又开始演苦情戏了吗?她看了看齐四。

  “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,听说是你们带走的。我这个做爸爸的没能耐,只能管到这里了,不管他在哪儿,让他好好的活着,不要回来了。”王健爸爸说着深深鞠了一躬,转身要走。

  “别走,老哥,不知咱俩谁大,我是王健的干爹,咱这也是干亲,还没喝过一杯呢。”齐四突然从沙发上窜起来,把王健爸爸拉住,态度大变样。

  秦小鱼也正在想,怪不得王健的性格跟家里其它孩子不同,看来是受了爸爸的影响,这个爸爸不像坏人,只是被生活压垮的一个普遍中年男人。

  “不行,不行,我这衣服脏……”王健爸还在挣扎,已经被按到座位上了。齐四刚一松手,他就像弹簧一般跳起来,急惶惶向外跑。

  “别走,这钱……”秦小鱼回过味来,把钱抓起来想追。

  正好堂兄开门,两个人撞了个满怀。

  “老王?”

  “老唐?”

  原来他们是认识的,老王最早也在无线电元件六厂,后来调出去的。

  有了堂兄出现,老王没办法就这么离开了,只敢坐在自已刚坐过的位置,恨不能把手都夹起来,唯恐再多碰一下沙发。

  “王哥,别拘束,我们跟王健都熟悉了,就是一家人。”秦小鱼见堂兄跟老王的亲昵,就猜到他们原本关系不错。

  堂兄这人性格倔,三观极正,交的朋友也差不了。

  等他们把话聊开了,秦小鱼不由得深深叹息,不是说嘛,有人只是为了生活,就已经用尽了全力。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  (/69_69278/44224733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kan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biquk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