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看 > 第一嫌疑 > 第二十章 杀心

第二十章 杀心


  
林小余最终没能劝服丈夫赵江海。
这么多年,她曾无数次幻想着,与丈夫重逢之后的画面,然而如何都没想到,竟然会是这么个样子。
或许丈夫一直在默默关注着她,保护着她,否则也不会知道她与严语有往来,更不会这么在意她与严语的关系。
她不是个轻薄的女人,虽然对严语也生了好感,但始终坚守着最后的底线。
但让她心虚的,正是这份好感。
这或许并非男女之间的吸引,而只是单纯的欣赏,亦或者是认可严语的人品。
但连她自己也无法区分清楚,或许打从心底,丈夫就已经在她的世界里渐渐死去了。
面对着丈夫要杀死严语,林小余是万万不能袖手旁观的!
她不能看着严语死去,更无法接受杀死严语的,是那个曾经乐于助人,心地善良的丈夫张江海!
“江海!你冷静!”
林小余一把就抓住了赵江海的袖子,只是赵江海身上的衣物早已破烂,嘶啦一声,将整截袖子都给扯了下来。
而赵江海已经走到严语面前,对着奄奄一息的严语,举起了军刺!
“不!不不不不……”
林小余连滚带爬地摸到前头来,从后头抱住了赵江海,后者却是咆哮:“滚开!”
赵江海虽然在林子里艰难度日,但很显然他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存环境,力气犹在,只是一甩,便将林小余远远地抛了出去!
林小余这一天一夜早已累乏不堪,无论是身体上,还是心理上,若非对孩子的那种母爱支撑着,她早就倒下了。
此时被丈夫如此粗暴地丢出去,又面临着严语即将被杀死的局面,她哪里还能站得起来!
她无力地往前爬着,口中哭求着,然而赵江海却不为所动!
滴着鲜血的军刺就在眼前,严语却反倒异常地冷静,他朝赵江海问了句。
“孩子真的安全了吗?”
赵江海的军刺定格了片刻,而后朝严语回答说:“这个不用你管了。”
严语知道,这个答案是肯定的,孩子应该是安全的了,只是孩子到底藏在什么地方,赵江海估计是万万不可能告诉自己的。
严语又问:“为什么要杀掉老准?”
赵江海摇了摇头:“我没有杀他,这些年,我就是靠着他给儿子的祭品活着,又怎么会杀他?”
“不仅仅只是他媳妇,连老河堡的人,都经常来拜祭,我偶尔出去装神弄鬼,他们都快把我当成山神了,我不会杀他。”
“那又是谁杀了他?”严语仍旧不肯放弃,然而赵江海却仿佛陷入了极其恐怖的想象之中,用力摇了摇头,才从想象中抽离出来。
“你不会想知道的,又或者,你该知道这个人的存在……”
“这山里还有别人?”严语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答案,但这也就能解释得通,为何会有两个神秘人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不同的地点了!
只是他严语该知道这个人的存在?难道说这个人与那些年发生的事情有关?
赵江海冷笑说:“将死之人了,哪来这么多问题!”
严语只是摇了摇头,他可不认为自己是将死之人,从来都不是!
他若是轻易放弃之人,就不会活到现在,更不会回到这个该死的地方!
虽然卡卓藏刀就落在一旁,但严语的双手仍旧被铐着,肩头的伤口实在太疼痛,如今半边身子都因为缺血而变得麻木,双脚因为血流不足也快没了知觉。
可即便如此,严语也绝不会轻易认输,除非赵江海一刀扎进自己的心窝,除非他直接刺穿自己的咽喉,否则严语就绝不会让他轻易杀死!
再者,严语也并非盲目自信,因为他早就察觉到了不对劲!
“赵江海,你是个好人,我劝你不要这样做。”
“哈哈哈!你以为你真的是救世主?都这个时候了,跟我玩这一套!”
“我只是可怜小余而已,她这些年一直等着你,我不想她到头来,等到的却是个杀人凶手!”
“你还说!”赵江海举起了军刺!
严语突然高声喊道:“开枪啊!快开枪!”
赵江海吓了一大跳,陡然往旁边滚了出去!
因为他知道,派出所的同志已经抵达,而关锐是带着枪的!
这山里的一切,都逃不出他的眼睛,但也正因此,他才相信了严语!
然而他才刚刚滚开一边,严语已经抓起了卡卓藏刀!
赵江海没听见枪声,顿时醒悟过来,怒火中烧,举起军刺就朝严语杀了过来!
严语的力气已经不多,适才只是静静听着林小余与赵江海对话,就是在积攒这最后一击的力气,此时又哪里容得赵江海夺了先手!
卡卓藏刀挥舞出去,赵江海这次却没有硬拼,往后连退好几步,就好像与毒蛇缠斗的公鸡一般,灵活且迅捷,简单而高效!
严语的身子有些站不稳,赵江海便抓住机会往前逼近,严语再度挥刀逼退,赵江海又退避三舍。
他没有因为严语的虚弱,而想一蹴而就,而是谨慎到了极点,这样的人最是可怕!
眼看着严语渐渐无力,赵江海抓准了机会,一脚踢在了严语的大腿内侧,严语到底是跌倒在地!
他的双腿本就因血流不足而麻木,此时便也不听使唤了。
赵江海一步步逼近,此时林小余却抓住了他的腿!
“江海,不要这样!不能这样!”
赵江海已经被严语适才的反抗给激起了杀心,哪里还顾得这许多,一脚将林小余踢开了。
“滚啊!”
林小余简直难以置信,这个从未对自己大声说过半句话的丈夫,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!
这黑漆漆的森林,和一片死寂的大山,就好像一个恶魔之地,会把赵江海这般善良的人,变成杀人的魔鬼!
眼看着赵江海要得逞,严语也没了力气,但他仍旧没有放弃。
因为与挥刀相比,他适才呼喊开枪之时,更加的用力!
即便关锐和王国庆一时间没办法找到他,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终究会找到一点蛛丝马迹,或许他们会追踪到这里吧。
当然了,这也只是严语一厢情愿的想法。
毕竟他跟着土拨鼠来到此地,最不愿意看到关锐和王国庆跟踪到他。
严语的想法倒是不错,只是太过理想化,土拨鼠才能找到的路,关锐和王国庆又怎么可能找得到这里!
毕竟他们也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。
眼看着赵江海的军刺变成了自己眼中的一个小点,在这一瞬间,严语都有些绝望了。
然而此时,赵江海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大喝!
“住手!放下武器!否则开枪了!”
严语的幻想破灭了,关锐和王国庆到底没有来,但却来了个意外之喜,竟是孟解放和秦大有!
关锐和王国庆与严语一样,都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,但秦大有却是熟门熟路!
而且适才听赵江海说过,村里有人时不时会来这里拜祭山神,只怕那个人,就是眼前的秦大有了!
但严语心里非常清楚,孟解放今次任务并没有配枪,他这么喊,只是虚张声势,吓唬赵江海罢了!
放眼看去,孟解放只是待在远远的地方,光照并不明显,他摸着后腰,似乎在握着枪柄,一只手指着赵江海,极具有震慑力!
若换做别个,只怕真要被他给骗了,可惜啊,他遇到的是赵江海!
“你以为我没摸过枪?想吓唬谁?有枪没枪,也就一眼就看穿的事!”若孟解放和秦大有没有出现,赵江海或许还有选择的余地,只是被发现之后,他便走投无路了,就更是肆无忌惮!
赵江海捡起严语的卡卓藏刀,便朝二人冲了过去,一边狂奔,还一边朝秦大有大骂说。
“姓秦的,新仇旧恨一起报啦!!!”
孟解放也急了,他身上除了手铐,就只有一根红白相间的老式硬木警棍,这也是为了与秦大有探路才特地带上的。
此时他哪里敢硬碰硬,当即朝秦大有喊:“老秦,快跑!”
秦大有也吓傻了,被孟解放这么一喊,仍旧愣在原地,亏得孟解放拉扯,才往后跑走。
严语已经动弹不得,而孟解放却是最大的威胁,赵江海这等心思的人物,又岂会分不清轻重缓急,当即拖着刀追了上去!
“江海!江海!”林小余从地上爬起来,看着丈夫追杀别人的情形,也是伤心欲绝。
她往前追了两步,咬了咬牙,到底是停住了。
严语看着她往回走到自己身边,想要将自己扶起来,心里也很是温暖,但也只是摆了摆手,朝她说。
“我不能随便乱动,伤口会再流血……你……你快追上去劝他!”
“可你……”林小余似乎在挣扎,颇受煎熬。
严语摇了摇头:“我死不了的,皮外伤而已,你快去,一定要劝住他!”
林小余咬着下唇,到底是放下了严语,往前面追了出去。
看着她的背影,严语也很是担忧。
他倒不是担心林小余的安危,赵江海变得再如何疯狂,估摸着也不会伤害林小余。
他担心的反倒是赵江海……


  (/72_72955/36998852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kan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biquk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