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看 > 第一嫌疑 > 第十九章 逼迫

第十九章 逼迫


  
剧痛侵蚀,严语却撕咬牙关,血迹溅射到眼镜上,却仍旧遮不住他眼中的凶狠,此时哪里还看得出半点斯文!
神秘人缓缓走到前头,严语也终于看清楚他的模样了。
此人约莫三十几岁,由于脸面太脏,看不太具体,但眼里却带着赞赏。
“早知道你目的不纯,可惜了,不管你是什么目的,都没用了……”
他带着浓重的关中西府口音,严语听得不是很真切,但起码证明他不是个野人。
“孩……孩子在哪……”
严语倒想搞清楚此人的身份,但他的能量早已被榨干,支撑不了多久,若是昏迷过去,就再没办法问话了。
“孩子?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想着孩子?”神秘人似乎很愤怒,或许是严语并没有按照他想象的那样说话。
“告……告诉我……”严语忍痛抬起手来,要去抓那人的领子,然而终究只是徒劳。
神秘人冷笑一声,竟将军刺拔了出来!
鲜血喷涌而出,严语摊到在“尼玛石”堆上,干尸就在旁边靠着,似乎在嘲笑严语的无用。
“你不是老师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神秘人蹲下来,用军刺挑起严语的下巴,如此问说。
严语终于泄出一口气,放弃抵抗的解脱感,让他舒畅到想大喊,可惜他已经没有那个力气了。
“孩子……孩子在哪……小余……小余呢?”严语已经有些迷糊,心中唯一记得的,也就只有这些。
那人却更加的愤怒,将军刺抵住严语的喉咙,低声吼道:“又不是你的孩子!不是你的!你给我闭嘴!”
严语见得此状,心头一紧,似乎变得有力了,目光如刀,直刺这人的眼窝。
“你是赵江海,我猜得没错吧?”
神秘人下意识退了一步,而后一把揪住严语的衣领,几乎将严语整个人都提了起来!
牵扯到伤口,严语难免痛入骨髓,但他却兴奋起来,因为他猜的一点都没错,此人就是林小余失踪多年的丈夫赵江海!
也难怪他的身手如此了得,无论枪械还是搏杀,都这般直接而高效!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!”
面对赵江海的喝问,严语只是扯着嘴角笑了笑:“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跟你的目的是一样的!”
“你……当年我父亲……你是那个人的儿子?!!!”赵江海死死地盯着严语,又抹掉严语脸上的血迹。
“难怪了,我说总觉得有点眼熟……”赵江海的手放松了下来,但却又似乎陷入了挣扎之中。
“不可能的……那人已经死了,他的儿子也……不可能!”
赵江海用力摇头,而后又将严语拎了起来:“你到底是谁!”
严语没有回答他,而是问说:“孩子呢?安全吗?你为什么要带走孩子?”
赵江海陷入了痛苦当中,抱头说:“他们……他们发现我没死,要用孩子威胁我……”
严语摇了摇头:“不对,他们再怎么下三滥,也不敢对孩子下手的,是不是孩子撞见了些什么?”
赵江海陡然抬起头:“我怎么没想到!”
“孩子呢?小……小余呢?是不是跟孩子在一起?”
“小余?你还敢提小余!要不是你带她进山,她根本就不会有危险!要不是我及时一些,她哪里还有命!”
严语总算是安心下来,因为从赵江海的话中,他听得出来,孩子和林小余,都在赵江海手里!
“安心了?既然安心了,那就好好睡吧!”赵江海扛起昏迷倒地的年轻人,竟是要离开了!
“等等!”严语差点没睡过去,此时却只能强打精神,因为关系到自己的生死!
他后脑受伤一直没处理,奔走了一天一夜不说,肩膀被军刺洞穿,失血过多,如果赵江海就此离开,而关锐和王国庆没办法找到这里,他严语可就要死在这里了!
赵江海当年为何会失踪,原因只有严语知道,而且严语也是为了同样的目标,才回到这个村子。
但赵江海为何没死,在这个林子里苟延残喘,原因却不得而知。
无论如何,在严语的印象中,照着自己前期搜集的情报,赵江海应该不是见死不救之人,或许是这一切经历,让他变了个人吧。
“赵江海,你……你不是这样的人!”
赵江海缓缓转身,面容痛苦,朝严语说:“如果你还有机会活下去,就离开这个地方,永远不要回来!”
话音一落,赵江海扭头便走!
“江海!救救他!”眼看着就要陷入绝望,黑暗之中冲出个人来,赫然便是林小余!
“原来果真安全了……”严语大松一口气,然而赵江海却变得更加的痛苦!
“小余!我还活着!我还没死呢!你怎么就……怎么就这么关心他!”
林小余也是满脸羞臊。
严语面容俊朗,年轻阳光,又有活力,而且知识渊博,气质儒雅,眼界开阔,莫说林小余,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,哪个不暗生好感?
只是林小余这些年来,一直守身如玉,为了避免那些流言蜚语,对严语的关心从来都是拒之门外,两人也从未越矩半步。
她完全可以理直气壮,脸不红心不跳地反驳自己的丈夫,但她到底是心虚了。
“就算他不是严语,哪怕只是个陌生人,咱们也不能丢下他!江海,你不是那种人!”
赵江海将肩头上的年轻人放了下来,朝林小余咆哮道:“我是哪种人!你说我是哪种人!我过着人不人的日子,吃了多少苦头才活下来,你又哪里能知道!”
“我知道你吃了苦,但你吃苦不是因为他呀!”林小余争辩,赵江海却更加的痛苦。
“你……你心里只有他,哪里还记得我是什么样的人!”
“他若只是陌生人,我二话不说,绝不会看着他死,但偏偏是他,我做不到!”
“我……我跟他一清二白,你不能这样!”林小余也是急不择言,毫无顾忌了。
“我不能这样?他是什么人你知道么?你知道他父亲和我父亲曾经都做过些什么么!他根本就不是老师,他回来这里是为了……”
“为了什么?”
“你没有必要知道!”赵江海实在是太谨慎,或许他认为,林小余知道得越少,也就越安全。
但这样的理由,根本就说服不了林小余。
“我不管他是什么人,你不在的这些日子,都是他关照孩子,孩子不见了,他冒着危险来搜救,如果没有他,我根本就见不到你,他是恩人,我们又怎么能恩将仇报!”
“刚才说一清二白,现在又说都是他关照孩子,哼,我看他不止关照孩子,都像当孩子的爹了!”
“啪!”
赵江海的话实在是太过分,以致于林小余呼了一巴掌!
这一巴掌可是打得结结实实,毕竟是气头上,把赵江海也打懵了!
赵江海是何等人,这一巴掌自然不会伤到他的皮肉,但却仿佛将他的灵魂撕扯成了碎片!
多年之后终于再度重逢,本该是欢天喜地的结局,但自家媳妇却为了一个小白脸,打了自己的耳光!
赵江海脸色铁青,表情狰狞,军刺上还滴着严语的鲜血,此时一步步走到了林小余的面前,压抑着愤怒,朝自家媳妇说。
“他知道了我的一切,这里已经不再安全,我要带你和孩子远走高飞,再也不回来了!”
“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,我和父亲当年都在做些甚么,我父亲是怎么死的,我又遭遇了什么,这些年都在干什么,我全都告诉你!”
“只要你想知道的,我都可以告诉你,但咱们必须离开这里,否则就来不及了!”
林小余本以为赵江海只是气恼她跟严语的关系,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层考虑,而且从话中可以听得出,他是铁了心不救人的!
“我什么都不想知道,我想要的是原来的丈夫,那个热心肠,不会见死不救的赵江海!”
赵江海脸皮抽搐,变得阴狠起来:“我跟你两条路,要么现在就跟我走,要么就留下来救他!”
如此说完,赵江海便转过身去,不再看严语一眼。
林小余都急哭了:“那……那孩子怎么办?”
估摸着她也尚未见到孩子,若果真如赵江海这样,他带走了孩子,只怕下半辈子,她都休想再见到大小双了!
“江海,你不是这样的人,你别这么做,我求你了!”
“这些年你不在,我一个人拉扯孩子,受的委屈不比你少,你快醒醒吧,你不是这样的人!”
赵江海吼道:“我就是这样的人!”
“有他帮你照顾孩子,有他照顾你,不知多快活,能受什么委屈!”
林小余听闻此言,算是彻底心凉了。
赵江海抓住她的手:“小余,你跟我走吧,我们一家四口,往后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!”
林小余冷冷地甩开了赵江海的手,背过身去。
赵江海如遭雷击,缩回了手,喃喃自语,似乎陷入了一种疯癫的状态。
“好……好啊,你连丈夫孩子都可以不要……还说跟他清清白白……好得很呢!”
他抹了抹脸,紧握手中的军刺,便朝严语走了过来。
“我现在就杀了他,看你走是不走!”


  (/72_72955/36998854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kan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biquk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