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看 > 第一嫌疑 > 第十章 惨案

第十章 惨案


  
在严语的印象当中,森林就该是虫鸣鸟叫,烟云氤氲,流水淙淙,宛若仙境。
然而眼前这山入目尽是枯黄,弥散着萎靡与死亡的气息,就仿佛沉睡在海底的化石森林,被遗忘在世界的角落一般。
阔叶树早已光秃,针叶树也干枯焦黄,地表的枯叶堆干脆得如薄薄的瓷片,空气中飘散着各种菌的孢子或尘埃。
森林里的树木虽然高大,但没有绿叶衬托,就如同被饿死的一架架巨魔尸骸。
在这种地方打猎,绝不会是左牵黄右擎苍,兔起鹘落的豪迈,而是小心翼翼行走于死亡凋零当中,与其说是对野外的征服,不如说是向生活的乞讨。
这森林如从未有人涉足的异世界,严语感叹造物主的神奇之时,同样也惊叹于老准爷一家如蟑螂般顽强的生命力。
严语和林小余未曾见过这等光景,全然忘记了一路的疲乏,然而秦钟的脸色却越发凝重,脚步也越来越谨慎,颇有步步为营的紧张感。
“天要黑下来了,都跟紧点,这地方我也只是来过一次,入夜了会有危险……”
秦钟这么一提醒,将严语和林小余从新奇的兴奋中拉回到了现实。
参天古树虽然没有叶子,无法形成遮天蔽日的树冠,但到了森林里,光线变得昏暗,视野受到遮挡,而且一路往山顶行走,又没有成型的路径,又经过了大半天的长途跋涉,没有足够的补水,三人的体能早已到了极限。
但如此陌生凶险之地,若是入夜找不到扎脚的地方,那可就真的麻烦了。
也亏得秦钟没有说大话,眼看着天暗下来,前方果真出现了人类活动的踪迹!
只是这样的踪迹,实在让人心惊胆寒。
大大小小的动物骨骼,被打乱之后,又以各种诡异的姿态重新组合起来,悬挂在树上,夜风一吹,骨骼碰撞,发出卡咔哒哒的声音,令人毛骨悚然!
这些大环境或许只是一种压迫感,渲染的只是氛围,而细节处的一些变化,才真正让人心悸。
自打进入这个森林,很少见到鸟兽,甚至虫子都没见过多少,一片死寂。
可到了木屋前,便能隐约听到嗡嗡的声音,苍蝇肆无忌惮地停在手背和脖子上,再加上那些动物骨架,空气中弥散着的腐臭味,视觉嗅觉听觉各种感官冲击一并涌来,就不得不让人心慌了。
秦钟脸色极其难看,摸着***的刀柄,朝严语和林小余说:“你们在这里等着,我上去打声招呼……”
“我跟你去。”严语低声说着,就要跟上去,却被秦钟喝住了:“给我留下!咱们都走了,谁陪着小余!”
林小余这一路上都刻意与严语保持着距离,可进入森林,尤其是天色暗下来之后,她已经不由自主地贴近严语,脸色难看,神经紧绷。
严语想了想,也就留了下来,眼看着秦钟一步步往猎户小屋走去了。
这地方很是干燥,但奇怪的是,此时竟渐渐弥散雾气!
虽然有些诡异,可严语却始终有些兴奋,因为能起雾,说明这周围极有可能存在水汽充沛的地方!
只是起雾之后,秦钟的身影很快就被淹没,悄无声息,那些骨架影影绰绰,仿佛都活过来了一般,也着实让人胆寒。
感受到林小余越贴越近,仿佛被周遭的黑暗不断往内挤压,严语便从包里取出了手电筒。
这手电筒是向徐傲借来的那一支,接触不是很好,电池也消耗得七七八八了,但好歹能放出光来。
昏暗的光圈给林小余带来了安全感,似乎羞愧于自己的懦弱,想起孩子仍旧生死未卜,林小余也咬牙朝严语说:“咱们也上去看看吧……”
严语知道她心急孩子,当即点了点头,举起手电,走在了前头。
然而就在此刻,木屋方向突然出来了一声尖厉的惨叫!
“啊!!!”
惨叫声仿佛要将受到惊吓者的声带撕裂开来一般,森林里的怨灵仿佛要被惨叫声唤醒!
“秦钟!”
严语心头大骇,往前跑了起来,林小余有些腿软,哎呀一声,也不知是崴了脚,还是被绊倒。
严语一把抓住她的小臂,扶将起来,林小余却没法走太快。
“照着!”
严语将手电塞给林小余,不说二话便往前方跑去。
林小余跟不上,只能在后头给严语打着手电,拖着疲软疼痛的双腿,尽力往前追。
严语的身影遮挡了大部分手电光,途中碰撞了几个骨架,咔嚓哐当直响,冲到木屋前,但见得秦钟摔倒在门前,瘫坐于地,瑟瑟发抖!
“秦钟!秦钟!”
“你没事吧?”
严语将秦钟扶了起来,后者双腿发软,尝试了几次都站不住,只好任由他坐在地上。
秦钟双眸大睁,面容扭曲,颤抖的手,指着木屋的门,哆哆嗦嗦却是说不出话来。
看着一脸惊恐的秦钟,严语赶忙将地上的***拾起,挡在了前头,面对着木屋半掩着的房门。
都说老准爷凶残,又无人性,据说还吃人,严语心里也发虚,还以为秦钟冒犯了老准爷。
可等了许久,却不见老准爷出门发难,也不敢扭头,只是问秦钟说:“人呢?”
此时手电光越发亮起来,严语知道林小余也追了上来,当即抬起手,示意林小余不要近前。
秦钟嘀嘀咕咕说了句什么,严语听不清楚,便不耐烦地骂道:“来之前不是很爷儿们么,怎么吓成软脚蟹了,说大声点!”
秦钟被严语这么一激,果真大声喊道:“死了!人死了!全……全都死了!”
“人死了?”
林小余听得这话,脸色唰一下便白了,举着手电便跑了过来!
严语赶忙将林小余拦住,朝秦钟吼道:“说清楚!谁死了!大双小双在不在里面!”
秦钟这才反应过来,用力摇了摇头。
“是没在里面,还是你没看见!”严语继续大吼,秦钟终于从惊吓之中回过神来,朝严语说:“没……没看见……”
林小余闻言,又要冲进去,严语夺了手电,沉声说:“你在外面等一等,我先进去看看,成不成!”
林小余从未见过严语这般严厉,当即就安静了下来。
严语暗自吸了一口气,举起手电,推开了半掩着的房门。
这才刚开门,便嗅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味,带着丝丝甜腻,脚下黏糊糊的,走着啪嗒啪嗒直响,手电一照,全是凝固的血液。
木屋并不大,里头没有床,打了两个地铺,最底下是干草,上面垫着的是散发着臭气的鞣制皮毛,毯子散落在一旁。
一个老人躺倒在床上,鲜血染红了身子,胸前一个孩子拳头大小的伤口,参差不齐,周围有灼烧痕迹,应该是近距离枪击留下的。
墙壁后头是溅射的大片血迹,不少渣滓粘附其上,画面惨不忍睹。
死者面容扭曲,皱纹深刻,鲜血流到褶子里,仿佛画了一张狰狞的血色鬼面,他的头发很短,但坑坑洼洼像狗啃过一样,应该是用并不锋利的铁器修剪造成的。
左边地铺躺着一个老妇,衣衫破旧,脸面却很干净,脖颈被割开,手里还死死握着一柄剥皮小弯刀,看起来像是自刎。
两人中间是个十几岁的孩子,也看不出是男是女,一头长发乱糟糟,遮盖住了脸面,同样是满身血迹。
“这就是老准爷一家了吧……”
本以为老准爷能在山上求活,还养着一家子,是个本事人,只是如今看看,也不过一家三口。
而且老准爷似乎并不老,毕竟那孩子也就十几岁,而老准爷看骨架身量并没有萎缩,应该是常年处于恶劣的生存环境,加速了衰老罢了。
照着这场景,想来应该是老准爷和孩子被人杀害,老准爷的媳妇生无可恋,选择了自刎追随。
当然了,具体的过程不得而知,老准奶奶是否真的自刎,也有待调查,严语毕竟不是专业的刑侦人员,无法妄下断论。
严语同样被这等血腥场面吓住了,肠胃发寒,几次三番想要冲出去透气。
但林小余还在外头等着,严语也不能临场退缩,举起手电四处照射,细细搜找。
小木屋很是杂乱,瓶瓶罐罐锅碗瓢盆四处乱堆,柴火和火灶虽然在木屋外面,但房间里也被烟火熏得乌漆嘛黑,想来有时他们也会在屋里生火,或许是为了取暖。
屋子就这么大,一目了然,确实没有留下大双小双的痕迹,或许这也算是好事,应该暂时能说明,大双小双并没有让老准一家子给害了。
至于老准爷和他的孩子是被谁人杀害,那是一点头绪也没有的。
大双小双虽然独立自强,但也没强悍到杀掉老准而逃走的地步,老准爷凶名远播并非浪得虚名,从他身上的伤疤和老茧就能够看得出来。
亦或者说,有人同样在寻找大小双,为了救出大小双而杀害了老准?
当然了,这种猜测必须建立在一个前提条件之下,那就是老准确实掳走了大小双。
可眼下并没有证据证明大小双曾经在这里出现过。
正当严语思绪百转之时,他的内心之中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,后颈的寒毛都竖了起来!


  (/72_72955/37017688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kan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biquk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