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看 > 第一嫌疑 > 第九章 劝服

第九章 劝服


  
面对严语的提议,秦钟到底是摇头拒绝了。
“你是嫌疑犯,还要留下,等着派出所同志来问你话,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村子的。”
严语似乎早有所料:“你不相信我为人,我也无话可说,但这明明是条线索,而且极有可能找到孩子,就这么放弃了?对得起孩子?对得起小余?”
提到小余二字,秦钟当即就挺起了胸膛。
“你不去,我去啊!”
严语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:“你爹怀疑我埋了孩子,我怀疑你爹这帮人烧了孩子,你又是你爹的乖孩子,你要去找老准爷,也要我信得过你吧?”
“将心比心,如果你是我,会放你一个人进山?”
“再说了,你爹让你带人去挖探洞,你却自己跑去找老准爷,若是让你爹知道了,下场如何,你比我更清楚吧?”
讲道理这种事,秦钟自是比不上严语的。
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你说该怎么办!”
秦钟此话是正中下怀,严语轻笑说:“能怎么办,想要办成事,就必须这也成,那也成。”
“什么叫这也成,那也成?”
“咱俩一起去,就什么都解决了。”
“咱……咱俩?不可能!”
对于严语,秦钟虽然说不上恨之入骨,但也是极其讨厌,又怎会跟严语合作!
严语趁热打铁说:“你想想,我信不过你,你也信不过我,咱们一起行动,那就是相互监督,谁都别想使绊子。”
“有你看着,我还能跑了不成?”
“再说了,我承认,虽然你不喜欢我,但咱俩的目的是一样的,都是为了孩子,既然有共同的目标,合作又有何不可?”
“老准爷是什么样的人物,你比我更清楚,我一个人去危险,你一个人去就不危险了?”
“咱们两个一起去,人多力量大,起码还有个照应不是?”
严语这一长篇话语倾泻而下,环环相应,有理有据,根本就容不得秦钟半点质疑。
“可我要是走了,谁带他们挖探洞?”
严语见秦钟动摇了,那就更好办了。
“让二狗带队,我把探洞的具体位置告诉他,省得你们四处乱找,有你在场,二狗他们不好偷懒,说实话,这种天气干活也是要人命,他们巴不得你不在呢。”
严语已经考虑得面面俱到,秦钟根本就别无选择,只能瓮声瓮气地说:“你就是个狐狸,读书人就是坏!”
见得秦钟这模样,严语也笑了:“这不是坏,是考虑周全,只有这样才能找到孩子,咱们还是快点吧,争得一刻是一刻。”
秦钟咬了咬牙:“我带你去找二狗,探洞的位置你可不能含糊!”
“知道了。”
也诚如严语所想,二狗等人都缩在家里,见得外头白花花的太阳,扇子都懒得挥舞,听说要把任务交给他,没有了秦钟监工,顿时喜上眉梢。
虽然秦钟临走时还刻意鞭促了一番,二狗表面哈哈应和,但心里不知多高兴呢。
从二狗家出来,秦钟便说:“我回去准备点干粮,***这些也都要带上,老准爷可不是寻常人……”
两人刚走到秦钟家的窑洞前,便见得林小余守候多时了。
“你们终于回来了。”
严语走上前去:“东西都准备好了?”
林小余点了点头,但并不打算将背着的包袱交出来。
严语有些疑惑地看着她,渐渐从她眼神中感受到一丝不安:“你……你不会想跟着去吧?”
林小余坚毅地点了点头:“嗯,我想去!”
“不成!你不能去!有我呢,我跟严老师……我跟姓严的去就成,山里太危险了!”
不等严语反对,秦钟已经跳出来了。
若是严语来劝说,或许林小余还会听从,可秦钟这种“一言堂”的态度,是林小余最反感的,当即就反驳说。
“我的孩子,当然得我去找!”
“可……你……你就是不能去!”秦钟笨嘴拙舌,憋了半天,终究是没能说出个理由来。
严语想了想,还是点头了。
“去就去吧,若果真找到孩子了,也需要小余来安抚和照顾孩子,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,有你在,小余不会有危险的,你说是不是,秦哥?”
秦钟嘀嘀咕咕:“少给我戴高帽子,山里多危险,你个文化人懂个球球!”
话虽这么说,但他还是快步走进了窑洞。
趁着这个空当,严语朝林小余伸出手来:“包袱可以给我了吧?”
林小余这才将包袱交给了严语,一脸歉意地说:“我知道……我就是个累赘……但我实在是坐不住……”
严语抬手阻止了她的话头:“我能理解的,我的父亲当年……”
下意识说出这半句话,严语突然闭了嘴。
“总之,跟紧我们就行,老准爷未必像传说中那样,但如果真发生了什么危险,你就丢下一切,什么都不要管,只顾跑,知道么?”
“我……”
“你若不答应,那就别跟着添乱了,一切都是为了孩子,你明白吗?”
林小余满心温暖,用力点头说:“好!”
秦钟从窑洞出来,见得林小余脸色,再看看严语,心里又是一阵不满。
只是林小余从来不给他表现机会,今次进山,也算是他大展身手的最佳时机。
若是能够成功找回孩子,林小余对他必定会改观,说不定还会因此而接纳他!
至于严语,只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教书匠,到了山里,自顾不暇,哪里能有什么出风头的本领?
看着秦钟突然加快的步伐,看着他挺起的腰杆,严语似乎也猜到了秦钟的心思。
心中窃笑一声,严语还是有礼貌地说:“这次就全仗着秦哥你了。”
秦钟心里更是受用,昂起头来:“放心,跟着我,别添麻烦就成!”
看着风风火火当头开路的秦钟,林小余似乎也察觉到了严语的用意,甚至给严语投来一个暗笑的表情。
老河堡四面环山,中间的山谷是秦家坳,那是龙王庙的所在,四周的山没有层峦叠翠的秀美,只有满目的荒芜与苍凉。
连绵的荒山就好像远古巨神的骸骨,横七竖八地横亘于人间,阻断了江河,没有半点生气。
出了村子之后,秦钟的脚步也谨慎了起来。
他们路过勘探队的时候,差点就撞上了摇电话归来的秦大有,也亏得秦钟机灵,带着严语二人,绕过了勘探队的接待岗,这才踏上了山路。
因为都是石山,有没有水源,夜晚风沙侵蚀,少有植被附着,山岭都是光秃秃一片,不需要伸手去摸,稍稍走近一些,便能够感受到山石的滚烫。
走了约莫半个小时,三人扛不住,躲在大石头下面纳凉歇息,暂作休整。
严语从昨夜开始,就水米不进,亏得秦钟带来了一些水,勉强塞了一块饼进肚子。
这干粮饼是用各种植物的叶子和根茎,捣碎成糊糊,捏成饼状烘烤而成,又硬又涩,有没有营养另说,但好歹能填饱肚子。
严语后脑的伤口被头发和血凝固成一团,又包得严实,流汗之后,痛痒无比,但也只能默默咬牙坚持。
歇息了半个小时,三人又继续上路,翻过一座光秃秃的石山之后,前头总算是能见到一点点绿色了。
休息的时候,严语还在询问秦钟,这方圆百里都干旱缺水,野兽估计都渴死饿死了,老准爷打的什么猎?
秦钟当时只是嗤笑不语,现在看来,倒也不全是干旱荒凉,眼前那座山,就出现了绿色植物的身影。
“山上可能有水源,也可能没有,但就算有水源,也没人敢上山去寻,那可是老准爷的地盘。”
“再说了,这座山太远了,又隔着石山,就算能找到水,想要运回去也是千难万难。”
这一路上,他们走过只容一人的羊肠小道,也差点失足跌落山崖,对于秦钟这番论调,也就不觉奇怪了。
只是严语难免会质疑:“这路这么难走,老准爷能把两个孩子顺利掳过来?”
秦钟哼了一声:“我爹跟我说过,老准爷天生神力,年轻那会儿,扛着一个水牛都能上山,还有人说,老准爷本来就是个狼崽子,又有恶鬼暗中助力,别说娃娃,就是大人,也能随便掳走三五个!”
这话难免夸大,但老准爷能在如此恶劣的地方生存,而且还生儿育女,养出老准一家子,必然是本领高超,野外生存能力极其强悍,或许带走两个孩子,还真不是什么问题。
想到这里,越是走得近,严语心中的不安就越是浓重,三人不管是为了节省力气,还是心里生出了恐惧,总之都没敢再说话。
对于老准爷这条线索,严语也没有十足的把握,这个险到底值不值得冒,他也不好说。
他心中也仍旧留着一个疑惑没有解开,胡杨林里袭击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人,或者说是什么东西?
这件事是否与徐傲遇袭,鞋子被抢有关系?被抢的鞋子,会不会就是秦钟从老羊坡捡来的这一只?
如果是这样,是否说明有人暗中操持,想要陷害严语?
所有的这些谜团,都无从解答,而孩子的踪迹,也暂无头绪,唯一的线索,极有可能就在眼前这座山里,以及那个被传说,甚至被妖魔化了的猎户老准爷的身上!


  (/72_72955/37022232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kan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biquk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