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看 > 第一嫌疑 > 第五章 诬陷

第五章 诬陷


  
秦大有身为族长,又是村长,积威甚重,他都发话了,村民们自然也就松了林小余的束缚。
毕竟这婆娘失了一对儿女,眼下还是寻人的紧要当口。
只是当他们要为严语松绑之时,却被一声大喝打断了,扭头看时,来者竟是秦钟!
孩子的去处要着落到严语的身上?
这话当场就掀起了惊涛骇浪来,严语一直帮着搜找孩子,莫不成是贼喊做贼?
大家都是乡亲邻里,严语却是个外姓人,他对林小余有意思,却又求之而不得,主因乃是受了乡民的非议和反对,若说由爱生恨,也不是不可能。
身为当事人,严语却没有太多的惊讶,反倒有种该来的终究是来了的淡然。
他呼出一口浊气来,只是平静地看着怒气冲冲的秦钟,以及一脸难以置信的林小余。
“啪!”
秦钟风风火火冲过来,将手中一物投掷到了严语的身上!
“你干的好事!”
众人放眼一看,竟是一只小鞋子!
“这小白脸贼喊做贼呢,这段时日他打着勘探水源的幌子,山前山后,坡上坡下,不知挖了多少个探洞,这鞋子是从老羊坡下找到了,谁知道这牲畜把孩子埋哪个坑里了!”
此言一出,众皆哗然!
严语虽是外姓人,但早两年带着介绍信到村中支教,为人热心,又是文化人,孩子们都喜欢得紧,掏仨鸟蛋都要给严老师留俩。
村中不少待嫁的大姑娘都巴巴等着嫁他,大家反对他跟林小余,多半也是不想他这么个优秀的年轻人,便宜了一个寡妇。
可谁能想到,他竟能干出这等事来,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!
“好你个人面兽心的狗东西!老子打死你!”村民们义愤填膺,纷纷涌了上来!
严语手脚受缚,无法躲避,瞬间功夫就吃了几记拳脚,他脑壳的血尚未干,村民们也不敢照着脑袋打,只是身上手脚都遭了殃。
“都住手!别打他!”
严语无法抬头,听得林小余焦急的劝阻,也是心头温暖。
“林寡妇!你这婆娘到底是什么心肠!”
“都这个节骨眼儿了,你还护着这小白脸!”
“你宁可不信咱们乡亲邻里,不惜火烧龙王庙,如今证据确凿,你却护着这野汉子!”
“搞不好他们是同谋,毕竟一对孩子也是累赘,说不定两人把孩子埋了,计算着私奔咧!”
不堪入耳的咒骂涌入耳中,莫说林小余,严语都觉得又愤怒又难过。
林小余脸皮薄,但平日里闲言碎语也听得多,此时指着秦钟大声喊说:“秦钟,你说句话!”
秦钟似乎有些心虚,又似乎有些失望,只是讷讷地闷声答了一句:“我……我能说什么……”
林小余再忍不住:“你平白诬陷严老师,还有没有良心!”
秦钟乃是秦大有的儿子,虽然为人霸道,但言出必行,说话大声,长了恶人相,但默默为了村民做过不少好事。
见得林小余将火引到了秦钟身上,村民们更加愤怒,纷纷叱骂林小余不知羞耻,都这关头了还空口白牙的抵赖云云。
“这鞋子是严老师在沙棘林找到了,中途给勘探队的徐傲徐同志,让他转交给张教授,好方便勘探队的同志帮忙寻孩子!”
“也不知道你怎么从张教授手里骗来了鞋子,竟用这鞋子来诬陷严老师!”
“秦钟,你……你虽然令人讨厌,但……但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好人,大小双是我的命根子,你比谁都清楚,都这个节骨眼了,你还想着诬陷严老师,你还是个人么!”
林小余平日里柔声细语,为人温婉,极少与人争吵,今番严词厉色地反驳,都是为了维护严语的清白,严语也是感动。
公说公理,婆说婆理,各执一词,众人也后退了几步。
林小余生来就有种楚楚可怜;令人疼惜的气质,在场都是大老爷儿们,无论如何,看起来都像围攻一个无助的小寡妇,大家心里也发虚。
秦钟适才的心虚却全然不见,失望反倒越发重了,虎眼怒睁,朝林小余大声辩解说。
“小余!你糊涂啊!我秦钟不是这种人!我如何待你,如何看那俩孩子,你还不清楚么!”
“我不知道!”
“你就是被他这张好脸给骗了!他就是个牲口!”
“你也不是好人!”
两人都在火头上,你来我往地吵了起来。
“都闭嘴!”
族长秦大有一发话,两人便都安静了下来。
许是动了气,秦大有咳嗽了两声,这才站了起来,磕了磕烟锅子,走到儿子跟前,问说。
“鞋哪来的?”
秦钟脸色有些难看,虽然他为人霸道,但对父亲的敬畏也无法掩饰。
“老……老羊坡捡的,就在一个探洞边上!”
“讲实话!”
“真是捡来的,爹!”
“跪下!”
秦钟扑通便跪了下来,头也不敢抬。
秦大有看了看林小余和严语,转过身来,朝严语说。
“严老师,当初是我向县里请了你来教孩子,这些年收成不好,村里也没什么补贴你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秦大有突然提起这一茬,似乎在叙情分,严语也一头雾水,但听得秦大有接着说。
“秦钟这小崽子是个没出息的孬货,比不得严老师这样的文化人,但量他也不敢诓我,他说是老羊坡探洞捡到的,我就信他。”
“连自家儿子都信不过,这不是人干的事儿,大家伙儿说对不对?”
这话一出,众人自是纷纷附和起来。
严语脸色也难看,林小余紧张起来,如果他们一口咬定,怕是严语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!
“村长说得对,你相信儿子,这是人之常情,只是秦钟不是我儿子,我信不过也是人之常情,我能不能问他几句话?”
严语这话带刺,众人都听得出来,秦大有却没太多恼怒,只是公允地说。
“我也是这么个意思,你问吧,我在边上盯着,他敢说半句假话,我打断他双腿,让他下半辈子跪着过!”
严语扭动了一下身子,调整了一下姿势,秦大有却没让人给他松绑。
“秦哥,你见过张教授对不对?”
“是……是!”
“鞋子是我给他的,你也见过,对不对?”
“是……”
秦钟这么一回答,秦大有眉头紧皱起来,众人也都有些叹息。
秦钟察觉到氛围不对,当即抬起头来,大声说:“但鞋子不一样的!”
“张教授手里的鞋子是左脚,我捡到的这只却是右脚!”
“小余,鞋子是你亲手缝的,你最清楚,你看看就知道了!”
“右脚的鞋?”听闻此言,严语都有些惊讶,因为在沙棘林之时,捡到鞋子的那一刻,实在太过惊喜,情绪激动,谁还在意是左脚是右脚?
林小余捡起了旁边的小鞋子,表情渐渐凝固起来,她看了看秦钟,又看了看严语,显然也不敢确定。
孩子丢失之后,她心乱如麻,六神无主,捡到鞋子已经是天大欢喜,说实话还真没在意是左脚右脚!
“赵家媳妇,你说说,这鞋子是不是严老师转交给教授的那一只?”
秦大有这么一催,林小余也沉默许久,终究是咬了咬下唇,朝秦大有说:“我……我当时没在意……”
村民们本以为秦钟刻意诬陷严语,毕竟众人的孩子都是严语在教导,严语为人也没得话说。
然而这么一看来,林小余似乎欲言又止,颇有点撑死了要维护严语的意思了。
“这鞋子是你一针一线缝出来的,就穿在你家娃娃的脚上,你个当娘了会不清楚?”
“是啊,这都什么时候了……”
这一句句非议就如同一根根银针,扎在林小余的心头,莫提多难受了。
孩子尚未有消息,时间全都耽搁在这事情上,那可大大不妙。
严语当机立断,朝秦大有说:“村长,把张教授找来对质就清楚了。”
“孩子还没消息,咱们不能干耗在这里,多说无益,耽搁了搜找孩子。”
秦大有点了点头:“严老师说的对,不过教授腿脚不便,而且人家是省城的大教授,咱也不好请来这山旮旯,二狗,你腿脚快,去张教授那里问一问情况。”
秦大有也有些忌惮,张顾霖毕竟是科学工作者,而秦家坳是他们搞封建迷信的地方,如果让张教授看到这光景,怕是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叫二狗的年轻人也不多说,转身就往外跑。
“都别干等,把庙里收拾一下,别惹恼了龙王爷。”
秦大有也没有给严语松绑的意思,踢了儿子一脚,骂道:“别偷懒,荒废了力气!”
毕竟是自家儿子,在家里如何跪都应该,在外人面前,一直跪着,丢的是他秦大有的脸。
秦钟识趣地爬起来,拍拍屁股,跟着众人收拾龙王庙去了。
秦大有看了林小余和严语一眼,也慢悠悠地走过去当监工了。
林小余想给严语松绑,但严语却摇了摇头。
“算了,绑着就绑着吧。”
林小余颓然坐了下来,抱着双膝,过得许久才抬起头来,眼神复杂地看着严语,咬了咬下唇,到底是问了一句。
“是左脚,还是右脚,你不会不记得,对吗?”


  (/72_72955/37026789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kan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biqukan.com